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空气中流通着诡异的成分,司徒雅不敢回头,等着身后的男人发飙。等了很长时间,才听到一句冷冰冰的话:“跟我上来。”她随着他上了楼,进了房间后,他愠怒的脱下身上的西装,往床上一扔,猛一回头:“你对我很好奇吗?”司徒雅深吸一口气,如实回答:“有一点。”“为什么对我好奇?”他挑眉:“爱上我了?”“没有。”上官驰冷哼:“没有就好,别说我没提醒你,爱上我就等于爱上魔鬼,如果你可以承受得了阴暗地狱的痛苦,那你就继续好奇吧。”“有好奇心很正常,每个人都有好奇心,这不代表谁爱上了谁,况且,以后的事谁也无法预料,有可能你爱上我了呢。”“我爱上你?”上官驰像是听到了天底下最可笑的笑话,笑得讽刺极了:“虽然第一次见面,就知道你这个女人过分的自信,但你是不是太自信了?你以为你是天使吗?”司徒雅不卑不亢的回答:“我不是天使,但没有谁规定魔鬼一定要爱天使,魔鬼爱上魔鬼也不是不可能的事。”有着天使的面孔,但她司徒雅,绝对是个不折不扣流着魔鬼血液的女人。上官驰目光闪过一丝诧异,正想说什么,司徒雅的手机响了,她低头撇了眼号码,默默的进了自己的密室。“喂?”“阿雅,今天怎么没回门?我和你爸可是望穿秋水的等了一天呀?”阮金慧明显幸灾乐祸的声音,听得她心沉了沉。“婚事决定的匆忙,学校那边没来得及请假,所以今天去学校了。”“哦这样啊,那应该只是把回门的时间推迟了一下,不会不回的对吧?”这明显是挑衅,阮金慧就是吃准了她不会过得好,所以才故意为难她。“当然,这周末就会回去,我和他一起。”她特别强调最后一句,她和他一起,阮金慧想看她笑话,她偏不如她所愿,从今往后,她再不会在那个可恶的女人面前流露出半分卑微的样子!挂了电话,她作了个深呼吸,毅然决然的拉开密室的门,走了出去。“我们打个赌吧。”站在落地窗前的上官驰赫然回头,不可思议的问:“打赌?打什么赌?”“你不爱女人是吧?”“是。”“因为不爱女人,所以对女人也没有任何感觉是吗?”“是,怎样?”“我们就赌这个。”司徒雅向他走近:“就赌我能不能唤起你的感觉。”呵,上官驰嘲讽的勾了勾唇角:“莫非你想脱 光了衣服勾 引我?”“我还没有庸俗到那种程度。”“那你想怎么做?”“你不要管我怎么做?就说敢不敢赌。”“确定你一定会赢?”“是的,确定我一定会赢。”上官驰饶有兴趣的环起手,啧啧道:“你这个女人到底哪来这么多自信?”司徒雅默不作声。“赌是可以赌,不过你必须清楚一点,我不会无条件的陪你玩这种无聊的游戏,若输了……”“输了我会滚蛋。”司徒雅干脆利落的替他说了他想说的话。“赢了呢?你想怎样?”上官驰同样清楚,她不会做无本的买卖,任何事有因必有果。“赢了的话……”她豁出去了:“这个周末,陪我回娘家。”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