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金色的光芒升起。

    夜阑很准确的捕捉到了陌沫的两片薄唇。

    她轻轻的抿着,温暖绵软的触感,让周围的一切都变得不在重要。

    “这样就跑不掉了。”

    嗫嗫嚅嚅的话语,夹杂着含混不清的口水声,

    此时,天地间唯有你我二人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哐——”

    “砰——”

    “嗷——”

    “嘶——”

    一前一后,两个物体重重落在地上。

    夜阑揉着酸疼的屁股,推了推四仰八叉瘫在她身上的陌沫,说:

    “起来,我要被你压死了。”

    幸好身下是茅草堆,没磕在什么水泥地或者砖头块上。

    否则,还没功成名就,醉卧美人膝醒掌天下权呢,自己先被一张小小的传送符搞丢了性命。

    “没事吧?”

    陌沫紧张的把夜阑扶起来。

    “肯定是那个老头儿搞的鬼。到地方了非要再摆人一道,心眼儿怎么那么小呢?像他这样缺乏气量的家伙,不懂得君子报仇十年不晚,纯属小说里智商最低的炮灰。”

    “你看的时候自己也会怀疑,作者是不是在瞎ji儿扯——难道世界上真有如此愚蠢之人?”

    “当然有,呵呵!毕竟艺术来源于生活。”

    夜阑忍不住吐槽的冲动,借陌沫的力气站起身。

    要知道,夜家已经避世很久了。

    在把宗门封印起来的这段时间里,像茅草一类的储备性物资,虽然没有发霉长毛,但免不了一些奇奇怪怪的难闻味道。

    粘在身上,那酸爽~简直了!

    “阿嚏——”

    远处,一阵响亮的喷嚏声响起。

    空气被带起波纹,小小的举动因为没有控制好灵力收放,而直接引起了大自然的变化。

    夜阑挡在陌沫身前。

    气浪虽无实质伤害,但仍旧能让人一阵气血翻涌。

    这便是修真者的实力吗?

    看来自己当猫妖时练的那些东西,倒显得小儿科起来了!

    夜阑嘴角不由得划过一抹冷笑。

    诶哟,声势浩大的给我下马威?

    原主还真是单纯的可以啊。

    当初怎么就认为,夜家是你把当自己人了呢?

    谁家自己人要受到这样的待遇?

    正常操作,不应该是好酒好菜招待,先把灵丹妙药、神通法器通通拿出来分享一遍的吗?

    “夜阑。”

    “你终于来了。”

    手持拂尘的中年男子,用颇有世外高人风气的语调缓慢说着。再配上后面衣袂飘飘,身穿宽大古款长袍,脸上表情平淡自然毫无波动的众多修士,如此阵仗,倒是很能欺骗那些什么都不懂的小萌萌。

    所以某喵拉着陌沫的手,带着几分警惕的,直勾勾盯着为首跟她说话的那人。

    大长老夜南风,夜家实际权利的掌控者。

    “dei,我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听五长老说,这位青年男子是你的伴侣。夜阑,你可要想好,修真者一生只能有一个伴侣,也只能在族谱旁写一个名字。”

    听见夜南风的话,陌沫的脸上闪过一抹紧张。

    还是不行吗?

    “我不希望,你选择和一个凡人在一起。”

    “哦~”

    偷偷用食指勾了勾少年的手心,夜阑豪气万丈的摆摆手,很干脆的拒绝了大长老明里暗里的示意:

    “问题是我对象老好看了,瞅一眼心里头直开花的那种,你说咋整?”

    “不过——”

    不过?

    不过就是有转机。

    夜南风脸上浮现出满意的神色。

    他天真的以为,某喵想让陌沫当一个侍寝,然后再在修真界寻找正式的伴侣,写上族谱。

    可惜。

    夜阑的不要脸,绝对古往今来少有人能及——虽然脱了男装,但是属于霸道总裁的骚操作不能忘。

    于是,她一脸羞涩的说:

    “那啥啊,我和我男朋友……想先去洗个鸳鸯浴。”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