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司徒雅沉在水底的身体蓦然一僵,双眼惊慌的凝望着面前的男人,“驰,你怎么了?”“我没有怎么,我现在就是想知道,你有没有什么话想要对我说?”“我……”她欲言有止,想到婆婆的泪光,婆婆的叮嘱,心里明明像被刀割一样,却还是说了违心的话:“没有。”她清楚的感受到了上官驰身体的僵硬,比她还要僵硬,漫长的沉默之后,上官驰忽尔笑笑:“看你吓得,只是逗你玩而已,不知道的还以为你做了什么对不起我的事。”“驰,不要这样好不好?会让我觉得害怕。”“害怕?为什么害怕?莫非你真做了对不起我的事?”司徒雅刚想否认,他用手指堵住了她的唇:“算了,你一惯的回答的就是没有。”别人说,身体的接近就是爱情的远离,这句话真的有它一定的道理,就像现在,她和上官她身心交融,可是爱情,却似乎再悄悄的远离。他将她抱到花洒下,温柔的替她洗澡,司徒雅像个木头人一样任他翻来覆去,冲洗了半个小时后,他又将她抱回卧室,司徒雅迅速套上一件睡衣后,起身道:“我去楼下喝点水。”她逃也似的离开那间卧室,直奔到楼下厨房,站在厨房的饮水机旁,大口大口地喘息,真的快要不能呼吸了,为什么他什么也没说,可她却觉得有一股无形的压力再向她袭来?“嫂子……”身后蓦然传来小姑子的声音,吓得她手一抖,手中的杯子应声落地,她木然回头:“晴晴。”“你有什么心事吗?这两天你一直闷闷不乐?”“没什么事,你怎么这么晚还没睡?”“我睡不着,我心里有事。”“有什么事?”她隐隐有些不安。上官晴晴意味深长的望着她,犹豫着要不要把光碟的事说出来,见小姑子神情复杂,司徒雅当下便明白了七八分:“是不是……你也知道了?”“你欺骗我哥的事么?”小姑子小心翼翼地反问。“……恩。”“是的,我知道了,嫂子,你为什么要这样?你不爱我哥吗?”司徒雅当即双眼便模糊了:“没有,我没有不爱他,我有我不得已得苦衷。”“可是为什么要选中我哥?他已经够可怜了,你为什么还要这么残忍的对他?”“对不起,晴晴,有些事你不懂。”“我是不懂,我不懂你们复杂的爱情观,在我上官晴晴的人生里,就只有两个心愿,第一,嫂子跟我哥相亲相爱,第二,就是我可以和季风在一起。”司徒雅望着单纯的小姑子,缓缓上前按住她的肩膀说:“你是个善良的女孩子,你的心愿一定可以实现。”厨房门外,站在阴暗处的一抹身影,迈着坚挺的步伐悄然离去……日子在忐忑与不安中又度过了两天,司徒雅接到了李甲富的电话——“见个面吧。”他开门见山的要求。“什么时候?在哪里?”“周六上午十点,老三汉茶馆。”“好。”她没有拒绝,因为心里有预感,李甲富突然约她见面,肯定是有重要的事。周六早上,司徒雅吃了早饭后,便拿着包出了门,她没有开车,上官驰的车子经过她身边时,停下来问:“去哪?要不要送你?”她目光闪闪的摇头:”不用了,跟林爱约好了一起逛街。”“哦,那玩得开心。”他意味深长的撇她一眼,发动引擎扬长而去……司徒雅的心莫名的又慌了一下,总觉得他那眼神潜藏着某些危机,可心里依旧不愿多想。她来到了约定地点时,李甲富还没有到,找了处角落坐下来,心事重重的睨向了窗外。窗外的云很白很大,在天空上自由自在的飘荡,她竟然羡慕起来,羡慕起一片云来。思绪飞上九宵云端,不知过了多久,耳边突然伟来兴奋的呼唤:“小雅……小雅……”她惊诧的回笼思绪,定眼一看:“梦龙?你怎么会在这里?”“我爸带我来的。”李梦龙微笑着转身,指了指身后不远处的李甲富。李甲富缓缓走过来,表情严肃地坐下:“他一直缠着要见你,我没办法,就把他带过来了。”司徒雅僵硬的点头:“那你约我出来是有什么事吗?”李甲富从皮夹里抽出一张百元钱,递给儿子:“梦龙,楼下有商店,去替爸买包烟。”“好的。”李梦龙拿着钱像个孩子似的一蹦三跳跑了出去,两人望着他的背影,李甲富感叹:“也只有见到你,他才会这么开心。”司徒雅沉默不语。李甲富切入了正题:“我这次来主要是跟你谈个交易。”“什么交易?”“我知道你不可能嫁给我儿子了,虽然这口气很难咽得下去,但为了让我儿子能有个期待,我们约法三章,我不逼你离婚,但你每个月都要抽出一天时间陪梦龙,怎么样?”司徒雅思忖了一下,有点不确定:“你是说真的?只要我每月抽一天时间陪梦龙,我和他之间的婚约就取消?”“是的。”她犹豫片刻,点头:“那好吧,我答应,我会信守承诺每月陪他一天,希望你也信守承诺,不要再来找我麻烦。”“一言为定。”李甲富话刚落音,李梦龙买烟回来了,除了一包烟,手里还拿着一支滴水的蓝玫瑰,他殷勤的把花递到司徒雅面前:“小雅,这是我在楼下买给你的,你喜欢吗?”“喜欢。”司徒雅微笑着接过,把花放到了一边。“梦龙,待会喝完茶小雅会带你去公园玩,你想去吗?”“好啊好啊,我想去。”李梦龙激动的手舞足蹈,司徒雅有些意外:“我……”“就从今天开始。”李甲富沉声提醒,她便不再说什么了。三个人出了茶馆,李梦龙兴奋的问父亲:“爸爸,你也跟我们一起去吗?”“我不去了,我在酒店等你们回来。”李甲富意味深长的与司徒雅对视一眼,彼此心照不宣,待他先行离开后,司徒雅领着李梦龙走出了名扬街。她把他带到了b市最大的游乐场,指着一处旋转木马说:“梦龙,你上去玩,我在这里等你。”“好的。”李梦龙听话的奔过去,坐到了旋转木马上,笑得露出两排洁白的牙齿,司徒雅看着他,突然就觉得其实做个傻子也没有什么不好,最起码不会有太多正常人的烦恼。“小雅,小雅……”李梦龙开心的挥舞着双手,司徒雅也笑了,冲他摇手:“梦龙真棒,梦龙加油!”此时,她做梦也没有想到,李甲富就站在她身后不远处,拿着相机咔嚓咔嚓的拍照。司徒雅陪着李梦龙在游乐园玩了整整一天,玩遍了所有的项目,直到傍晚时分,才硬把舍不得离开的李梦龙拖回了李甲富所在的酒店。“玩的开心吗?梦龙?”“开心。”李梦龙重重点头,扯着司徒雅的胳膊说:“小雅,你能不能每天都这样陪我玩?”司徒雅撇了眼李甲富,为难的笑笑:那可不行哦,小雅还要工作呢。”“哦……”李梦龙黯然的低下了头,李甲富指指屋子:“要不要进去坐?”“不用了,我要回去了。”她拍拍梦龙的肩膀:“下次我再带你去玩,再见。”呜呜……李梦龙一听司徒雅要走,伤心的哭了起来,她想安抚他一下,可又担心这样一来自己更走不了,便狠狠心的加快步伐决然离去。“梦龙别哭,你喜欢的人注定都是你的,就算不是你的,爸爸也不会让她成为别人的。”李甲富当天晚上便把相机里的照片全部刷了出来,然后第二天离开b市之前,把照片寄到了上官集团。他没有署名由谁接收,只在包裹上写明负责人收,季风是总裁办公室的秘书,一般这些包裹都是由他处理,他接到这只包裹的时候,像往常一样打开,却在看到里面的照片后陷入了惊诧和困惑之中。他一张张的看,越看越想不明白,照片中的男人是谁?又是谁把这些照片寄到这里来?总裁办公室的门吱呀一声打开,他惊慌的把照片压在了胳膊下:“驰总,有什么吩咐?”“看什么呢?鬼鬼祟祟的?”上官驰疑惑的蹩眉,他摇头:“没……没什么。”季风有一个很大的缺点兼优点,就是不擅长撒谎,只要一撒谎,他的眼皮就一直跳个不停,任谁也看得出话里的真假。“你后面那是什么?”上官驰随意的把手往他身后一指,他回转头:“没有啊,什么也没有啊。”才说完没有,就意识到上当了,猛一转身,果然,压在他胳膊下的照片已经被上官驰拿到了手中。季风从来没有见过他的表情如此凝重,不禁担忧的安抚:“你可别想太多,可能只是朋友。”“去查一下这个男人跟她什么关系。”上官驰把照片扔给他,头也不回的往办公室走去,到了门边,又回头提醒:“要准确无误,没有一丝隐瞒的汇报给我。”“是……”季风为难的点头,真是黄连一样的命运,爱上的女人个个红杏出墙,才被一个女人背叛过,又来一个女人劈腿的……当天下午四点钟,他便查清了李甲富一家与司徒雅的关系,犹豫挣扎了很久,终究还是敲响了总裁办公室的门。虽然有些残酷,可这是他的工作。“说吧,不必有所顾虑。”上官驰似乎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,俊逸的五官像被霜打过一般,寒气逼人。“照片中的男人姓李名梦龙,是t市靠放高利贷发家的暴发户李甲富之子,十年前,李甲富以十万元替儿子买了个媳妇,那个媳妇便是你现在的太太司徒雅,只是不知因为什么原因,两人一直没有结婚,最近一段时间,李甲富与太太接触频繁,偶尔也会发生口角上的争执……”“有这个李甲富的照片吗?”上官驰打断他的话,阴沉询问。“有。”季风打开手边的文件夹,从里面抽出一张全家福:“这位就是李甲富,这位是他太太,这便是他儿子李梦龙……”上官驰的脸色越来越沉,手稍一使力,照片便被他拽进了手心,揉成了一团。“驰总,你没事吧?”季风有些不放心的望着他。“出去吧,让我一个静静。”“好。”待他出去后,上官驰了走到落地窗前,俯览着窗外半个城市,面前的透明玻璃似乎可以穿过他的身体看到他的心脏,那上面开满了花,一颗心,要遭受几多次刀剐几多次伤害,才能开得出这么多花?天黑了,他没有离开公司,一个人静静地坐在办公椅上,司徒雅的电话终于打来了:“喂?”他按下接听。“还没有下班吗?”“没有,你到我办公室来一下。”司徒雅怔了怔,探究的问:“有事吗?”“来了再说。”挂了电话后,司徒雅极其不安,可还是马不停蹄的来到了约定地点。公司里的人早已经下班了,一座豪华的大厦通体黑暗,只有路边的路灯散发着明亮的光线,映照着她匆匆赶来时单薄的身影。上官驰整个人伫在黑暗中,居高临下的望着她,司徒雅乘电梯上了九楼后,站在他办公室门前稍作犹豫,没有敲门就直接走了进去。“怎么不开灯?”她对着窗前立着的黑影轻轻的问。唰一声,办公室的灯亮了,上官驰脸上僵硬的表情已换作平日里的温和:“站在黑暗中,才可以看得清一些原本看不清的东西。”“你叫我过来有事吗?”“没什么事,就是觉得最近对你的关心好像不够,对了,你那个赌鬼亲戚最近还找你吗?”司徒雅心一惊,木然摇头:“……没有,怎么了?”“那这个人你认识吗?”他递过去一张李梦龙的照片。上官驰犀利的目光死死的盯着她,似乎这一秒,她的回答即将决定她的生死,司徒雅突然间绝望了,因为她已经从他的眼神里看出了一切,他什么都知道了,早就知道了,只是自己一直在自欺欺人的告诉自己,他不知道而已。“不认识。”她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这么回答,或许是人在绝望的时候,就失去了为自己争辩的欲望。啪——上官驰把一摞照片扔到了她的脚边,一字一句的宣布:“司徒雅,你毁掉了最后一个我原谅你的机会。”司徒雅痛苦的闭上眼,两行清澈的眼泪却还是涌了出来,终于,他们之间还是完了,终于,她失去了这份来之不易的爱情,虽然她做的一切努力,都是为了能跟他更好的在一起。“为什么?不想跟我解释吗?我现在给你机会,解释吧。”上官驰切齿的走到她面前,捏住了她的手腕,司徒雅不觉得疼,真的一点也不觉得疼,只是眼泪却很不争气,当着他的面一直流个不停。“没有为什么,就是你想的那个样子,没有理由,没有原因。”司徒雅紧紧的咬着唇,不让自己哭出声,委屈吗?应该不委屈吧,上官驰不是没有给她机会,只是最后一个被原谅的机会被她自己放弃了,所以,她不觉得委屈,她只是遗憾,她小心翼翼想要守护的爱情,终究还是没能守住。所有她珍惜的人,她都守不住,妈妈也好,上官驰也好,她都没有能力守住。“你这个女人没有心吗?你眼睁睁的看着我的心在滴血,可你却连一个解释都不肯给我?你难道不清楚,我是用了多少力气努力了多久经历过怎样痛苦的挣扎,才打开心门让你走近,我让你走进来,是想重新开始一段新的恋情,是想和你牵手走到白发的那一天,而不是让你拿着刀在我的心里肆无忌惮的乱砍乱划,看到我现在这样的狼狈的样子,你真的没关系吗?真的一点也不觉得愧疚,伤害了一个因为你愿意重新相信爱情的人?”“是否我只要说我觉得愧疚,你的心就不会再痛?是否我向你解释原因,你就能原谅我的一切?是否我只有向你下跪,你才会认为我知道错了?”司徒雅含泪质问,上官驰更加气愤:“你知道错了吗?你真的知道错了吗?我给你三次机会,你连一次都不珍惜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